360老时时彩开奖|360老时时彩是正规的吗
【人民網】耿福能代表: 中醫藥大有可為 一定“好好干”
English | 中文

【人民網】耿福能代表: 中醫藥大有可為 一定“好好干”

2019-03-12 人民網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      人民網北京3月12日電(董童)3月8日,全國人大代表,好醫生藥業集團董事長耿福能做客人民網接受專訪。耿福能在接受采訪時分享了他對中藥和脫貧提出的議案,他表示,多年來,好醫生集團始終秉承“做好人,制好藥”的企業理念,把中藥產業導入扶貧工作,并建立長效機制;一直致力于嚴把中藥質量源頭關,制訂統一評價標準;提高老百姓對于中醫藥的認識,充分發揮少數民族醫藥的優勢。


 

      把中藥產業導入扶貧工作 建立長效機制

       據了解,好醫生藥業集團對口幫扶的是涼山州布拖縣樂安鄉火燈村,在幫扶過程中,始終堅持扶真貧、真扶貧,實現整村脫貧。

       對此,耿福能提出,這些年涼山州連片貧困問題已大都解決,只剩下少部分情況較復雜的貧困家庭。下派的5780名扶貧人員,在各村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耿福能介紹,扶貧人員下到基層后,引導建檔立卡的貧困戶進行畜牧業養殖、種植農作物,然后再收購相應產品,達到消費扶貧。但這種形式無法形成產業鏈,不能長久實施。因此,好醫生藥業在布拖縣建立附子飲片加工廠,幫助老百姓種植中藥。在種植過程中,贈送種子,由技術干部教授種植方法,種出來后保底收購。對于建檔立卡戶,保底收購價格高于市場價。“我認為,直接給錢會讓貧困戶形成長期依賴。必須通過勞動獲取報酬,調動他們的積極性。所以,導入產業精準扶貧,特別是中藥材參與精準扶貧,能夠幫助老百姓解決貧窮問題。”耿福能解釋說。

       耿福能指出,脫貧攻堅過程中,感受最深的就是工作艱難,有許多年輕干部因此倒下。在四川,有一名扶貧干部患有嚴重的眼疾,但為達到2020年脫貧的目標,他冒著失明的危險堅持工作。耿福能認為,脫貧攻堅如同打仗,一定要全力以赴,2020年涼山脫貧問題可以解決。

       耿福能表示,將中藥產業導入產業扶貧可用“相得益彰”四字概括。“有好的藥材,才能生產出好的中成藥;好的中成藥只要療效好,就能解決患者病痛,以此形成良性循環。”收集好藥材,邊遠地區是首選,這類地區土壤、水、空氣都沒有污染。在邊遠地區進行藥材種植,可大幅提高產品質量。

      “好醫生企業藥品在市場的好口碑,源于我們在扶貧過程中獲得的好藥材。企業既能造出好藥,又能得到國務院扶貧辦等政府部門表彰,讓我非常感激種藥材的貧困戶和農戶,這就是我說的相得益彰。”耿福能解釋。
 

      嚴把中藥質量源頭關 制訂統一評價標準
 

       在采訪過程中,耿福能多次提到,中藥一定要嚴把源頭,提高質量關。他表示,中醫藥源遠流長,五千年來一直在延續。中藥材多在大自然當中生長,必須控制源頭。因為質量核心在于原材料,如果第一關不做好,后面的研發、生產等環節也是徒勞無功。源頭把好關后,再采用一些先進檢測手段和工具提取,好藥就造出來了。

      耿福能指出,中藥的質量特別重要,需要制訂一個評價標準,如果沒有標準,不僅會影響中醫藥的發揮,還會妨礙發展。他建議,要大刀闊斧改革。根據中藥特點,制定各種標準,比如新藥的評價標準、質量標準等。中醫和中藥要與時俱進,現在已經進入分子生物學時代,進入細胞時代,當患者有肝氣不疏、胃氣不和等癥狀,要看看肝細胞的變化、胃黏膜細胞變化,不能只停留在器官上。同時,中藥發展還要進一步探索,應在行業內,多應用化學檢測等手段加大科研力度。“我們不要進入別人的套路,應該放大思維半徑,找到適合中藥特點的標準,讓中醫藥興旺發達。”耿福能說。

      在新藥研發臨床改進問題上,耿福能表示,首先要建立中醫藥臨床標準,然后做到中西醫貫通。傳統醫學源遠流長、博大精深,現代醫學通俗易懂、容易解決問題,讓中西醫貫通的專業人士用現代語言對中藥和中醫進行臨床評價,更適合中醫藥的傳播。
 

      制定中醫治療標準 改善“看病難看病貴”狀況
 

      在談到有人對中藥有偏見,認為在臨床上,中藥不僅治不好病,反而由于多開藥造成百姓看病難、看病貴。耿福能一針見血地指出,目前衛健委正在推行臨床輔助用藥管理,制定輔助用藥目錄。醫生存在的亂開藥行為,可通過醫改進行遏制。他建議,讓醫生自由執業,在醫院上班的同時開診所,這樣既能實現財務自由,也可以為患者安心服務。

      耿福能認為,看病本身并不貴,而是我國的保險跟不上,造成患者負擔過重。例如一個家庭出現了癌癥患者,經濟壓力就會加大。但在國外,這種情況解決得相對好一些。例如一位中國患者在美國因急性胰腺炎住院五天,費用為3萬多美元。這位患者雖沒有醫保,但由于慈善機構和商業保險充分發揮作用,最后僅花費6000美元。

      耿福能還指出,中醫在看病過程中,收費缺乏統一標準。一個老中醫通過把脈,就可以解決頭疼腦熱的問題,但是隨著名氣增高,掛號費會漲到三、四百元,而我們小時候掛號費僅為0.5元人民幣。另外,基層醫療基礎差,一些診所和衛生室的醫生學歷一般經驗也不豐富,患者會覺得不放心,得病后一定要去大醫院,導致大醫院人滿為患。患者到醫院后,還要面對生化檢測、B超、CT、核磁共振一系列的檢查,負擔肯定會加重。

      在耿福能看來,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內容中提到,17種癌癥藥物價格平均降幅達56.7%,,統一報銷等措施給因病致貧的家庭解決了大問題。但他還是希望患者一定要信任一些優秀老中醫對于癌癥的看法。因為有些治癌癥藥物,比如美洲大蠊,在《本草綱目》中就有記載,對于這種藥物應該高度重視。

      提高中藥認識 發揮少數民族醫藥優勢

      此外,對于提高中醫臨床作用問題,耿福能表示,療效是衡量一切醫療技術和醫療的根本標準。他最欣賞現代醫學西醫心梗、腦梗的介入手術,因為可以實際解決老百姓的問題。同樣的病癥,西醫和中醫進行對比,中醫的看病過程只有醫生自己明白,從他把脈到開處方的整個過程,是他的智慧在大腦內進行運算,并沒有對患者講透,讓患者明白病癥的原因,這是中醫的一個弊端。

      耿福能認為,中醫中藥是我國經過數千年時間,用老百姓身體體驗、篩選出來,最適合人體養生治病的醫學。世界上的文明古國,能相傳五千年的只有中華民族。目前,我國的預期壽命已達到76.7歲,醫療人均費用是150美金。如果我醫療人均費用達到500美元的時候,預期壽命肯定超過 80歲了,那時世界都會來研究中醫藥。

      眾所周知,好醫生藥業集團扶貧的大涼山州是彝族聚居區。對于彝族醫藥的傳承發展,耿福能表示,我國各個少數民族的醫藥,都是中華民族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其中比較突出的,繼漢醫漢藥之后就是藏醫藏藥。有文字記載的少數民族,都有自己的醫藥,涼山的彝族當然不例外,這也包括云南楚雄州的彝族。

      耿福能指出,現在大家理解的中醫藥比較狹義,一般指漢醫漢藥。實際上,中華民族的醫藥,應該包含各個少數民族的醫藥。這點在中醫藥法上,已有明確規定。各少數民族在數千年歷史進程中,與大自然做斗爭,生生代代不息地繁衍,傳下來許多寶貝。現代人應該認真研究每一味藥、每一個處方,乃至每一部醫學著作,它們有著深厚的底蘊,一定要靜下心讀懂。讀懂之后,再用現代人的思路、手法和工具,開發出來為現代人服務。

      最后,耿福能強調:“無論是藏醫藏藥、彝醫彝藥,還是維醫維藥,都會為我們的民族健康做出巨大貢獻。我們企業要努力,開發祖先留下的寶貝。我們的中成藥不僅要讓國人共享,更要讓世界人民共享。我們也要通過努力,讓所有人知道,中醫藥包含各少數民族的醫藥。我們要把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傳承好、發展好、利用好。中醫藥大有可為,我們一定好好干。” 

      源網址:http://health.people.com.cn/n1/2019/0312/c14739-30971772.html

 
360老时时彩开奖